童年已逝 光阴不再 – 我们不再年轻

wangjing_cuijiazhuang
王晶 – 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胶南市)六汪镇王家庄 (摄于崔家庄大桥 1998)

 

wangjing_wangjiazhuang
(摄于王家庄大街 1992)

 

经历了一个春天的酝酿,丁香花终于在五月里变得红红紫紫。几声无名的鸟语,打破了心头忧怨已久的寂寞,连同初夏的暖阳一起挑逗着对你的热爱。

 

若不是和风细雨还不知道季节的更替;若不是柳绿桃红,还不知道生命的蓬勃;若不是你把孩子们纷纷催到树林和田野,我不会伫立时间的末尾,回头再把已逝的童年缅怀

 

曾记得初夏的早晨,一个人慵懒地躺在被窝里透过玻璃窗闲看归来的燕子在檐下衔泥筑巢,在晾衣绳上歇息鸣叫。我知道此时的父母正在田间出卖勤劳。于是我怀着朦胧的不安爬起来,用惭愧扫去屋里的灰尘,再去掐一束丁香花插进水瓶,为父母养育起一种等待已久的喜悦与安慰。

 

童年,在丁香花里慢慢成长

 

曾记得初夏的中午,当疲倦的人们东倒西歪地睡去后,一个人拎着几盘夹子,埋伏在树林深处,去陷害那五彩斑斓的小鸟,再去那浅浅的河里逼出仓惶的青蛙,然后走向草丛,走向田野,去寻蒲公英的花朵,小根蒜的大头儿。缤纷的原野充满新奇与诱惑,清淡的心灵满盛着用小鸟的悲哀和鲜花的芳香拼成的喜悦,在放纵中一路奔跑回家。

 

童年,在自由中慢慢成长。

 

曾记得初夏的傍晚,嘴里还嚼着未尽的饭香,便冲出家门,风风火火呼叫着不曾陌生的玩伴,把蒿草和柳枝拧在头上,用弯曲的枯枝当作手枪,在树林中隐蔽,匍匐;在残垣后对垒,攻击。让嘶哑的枪声耗干唾液,让弥漫的尘土填满对立的空间。直到夜幕深垂,才慢慢回家。

 

童年,在游戏中慢慢成长

 

孑立初夏的夜空,抬头仰望北斗,看勺柄是否指向巳方,再寻找天河岸边的牛郎织女,然后悄然蹲在芬芳的树下,偷偷聆听“情人”的私语,在古老神奇的传说里渐渐遐想忘情

 

童年,在幻想中慢慢成长

 

蓦然间,时间的列车驶到了今站。童年已逝,光阴不再。朽坐在时间的老屋里,静静地看丁香花再度开放。默默回想着自己的童年,眼泪不争气的滑落。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